業界動態

首頁 > 新聞中心 > 業界動態

關于當前全國煤炭經濟運行情況的通報

[2019-07-26 17:04:41]

詳細說明:


今年上半年,煤炭經濟運行總體平穩,市場供需總體平衡,消費、供應略有增長,全社會存煤總體處于較高水平,價格保持基本穩定。
  一、運行情況
  (一)消費小幅增長。初步測算,上半年全國煤炭消費量約18.9億噸,同比増長1.3%(6月份同比增長1.8%),其中,電力行業耗煤10.2億噸,同比增長0.2%;鋼鐵行業耗煤3.2億噸,同比増長6.6%;建材行業耗煤2.4億噸,同比増長3.1%;化工行業耗煤1.4億噸,同比増長1.3%;其他行業用煤繼續減少。
  (二)供應增加。一是國內產量增加。前6個月全國規模以上煤炭企業原煤產量累計完成17.6億噸,同比増加4457萬噸,増長2.6%;其中6月份產量3.3億噸,同比增長10.4%,日均產量1111萬噸。二是進口增長。前6個月全國煤炭進口1.54億噸,同比增加830萬噸,增長5.8%;出口297.7萬噸,同比增長25.9%;凈進口1.51億噸,同比增加768.7萬噸,增長5.3%。從進口量變化趨勢看,4月份進口2530萬噸,同比増長13.5%;5月份進口2747萬噸,增長23%,6月份進口2710萬噸,增長6.4%。三是鐵路發送量增加。前6個月全國鐵路發送煤炭12億噸,同比増加2737萬噸,增長2.3%(其中6月當月發送2.03億噸,同比增加743萬噸、增長3.8%)。

(三)庫存總體處于較高水平。6月末,重點煤炭企業庫存5300萬噸,環比增加100萬噸,增長1.9%;同比減少329萬噸,下降5.8%。全國統調電廠存煤13765萬噸,環比增加661萬噸,增長5%;同比增加2195萬噸,增長19%,存煤可用27天,處于較高水平(7月10日庫存為13911萬噸);環渤海主要港口存煤2061萬噸,環比減少333萬噸(7月12日存煤為2131萬噸)。存煤結構進一步由產地向集散地和終端用戶轉移。

(四)價格基本穩定。一是中長期合同價格穩中有降。動力煤中長期合同(5500大卡下水煤)價格始終穩定在綠色區間,1-7月份均價557元/噸,同比下降4.3元/噸。二是市場價格保持相對平穩。今年以來,雖然部分主產省區煤炭產量下降,導致地銷價格出現短時波動,但港口市場價格始終保持相對平穩。今年以來5500大卡下水煤市場均價610元噸,同比下降62元噸,比去年全年均價下降43元/噸。截止7月17日,市場煤價格為597元/噸。目前5500大卡下水動力煤綜合平均價格在580元/噸。三是煉焦煤價格總體保持穩定。7月16日山西焦肥精煤綜合價1475元/噸,同比下跌15元/噸。

(五)固定資產投資增長。前5個月,煤炭采選業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12.1%,其中民間投資增長9.5%。

(六)企業經營狀況繼續好轉。前5個月,全國規模以上煤炭企業營業收入9518.4億元,同比增長4.4%;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凈額3906.2億元,同比下降7.7%;資產負債率64.9%(其中大型煤炭企業71.3%),同比下降1.9個百分點;利潤總額1110.6億元,同比下降9.4%,降幅高于全國規模以上企業7.1個百分點。協會統計的90家大型會員企業前5個月利潤總額(含非煤)641.2億元,同比增長3.7%。

分析影響今年以來煤炭市場變動的主要因素,一是煤炭消費增速放緩,一方面隨著全社會用電量增速放緩和水電出力增加,電煤消耗明顯放緩;另一方面鋼鐵、水泥產品產量較快增長,煤炭消費增加。二是一些產煤大省煤炭產量下降,前6個月陜西、山東、黑龍江、河南、河北、安徽等省份產量分別同比下降8.2%、6.7%、7.3%、6.7%、7.4%和7.1%,其中陜西省受事故影響出現較大幅度減產,短時影響局部地區煤炭供應;三是煤炭鐵路運量持續增長,中長期合同履約率提高,保障了煤炭市場穩定供應,主要用戶及港口存煤持續處于較高水平。

二、下一步煤炭市場走勢預判

分析下一步煤炭市場的走勢,從煤炭需求看,一是我國經濟發展的韌性強、澘力大,宏觀經濟長期向好的趨勢沒有發生改變,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不斷深入,經濟發展質量不斷提升,將進一步拉動能源需求增長。電力在終端能源消費中的比重提高,電煤需求預計還將有所增長。二是國內外經濟發展穩中有變、變中有憂,影響經濟發展的不確定因素增加。同時,國家加強生態文明建設、治理大氣環境,非化石能源占比不斷提高,煤炭消費將有所下降。三是隨著新能源發電比例的不斷提高,部分地區煤電由基礎電源向調峰電源轉變的規模不斷擴大,煤電受季節、極端天氣和新能源消納、水電出力等影響越來越大,電煤需求短時波動加大。

從煤炭供應看,一是全國煤炭總產能依然較大,隨著煤炭新增產能繼續釋放,煤炭資源量將進一步增加。二是安全、環保等政策措施不斷強化,部分手續不全、安全風險高的煤礦生產受到制約。

總體看,預計今年全年煤炭消費將保持小幅增長,全國煤炭市場供需總體平衡,但受天氣、水電出力、煤礦安全、生態環保等多種因素影響,部分地區供需可能出現結構性變化。目前看,由于南方持續降雨,來水充足,水電出力加大,電煤需求有所下降,主要港口和電力用戶企業存煤處于歷史較高水平,市場下行壓力有所顯現。

三、存在的問題

  (一)全國煤炭供需格局發生深度調整,應急供應保障難度加大。隨著煤炭去產能工作的深入推進,煤炭生產重心正加速向晉陜蒙地區集中,2018年,晉陜蒙煤炭產量占全國的68.9%,比2014年提高5個百分點,2019年1-6月晉陜蒙產量占比提高至70.1%;跨區域煤炭運輸規模逐步擴大,局部地區鐵路運輸瓶頸依然存在,季節性和流向運力緊張矛盾比較突出,區域平衡難度加大。
  (二)煤炭市場下行壓カ加大。進入2019年以來,煤炭產能釋放加快,消費量增速放緩,煤炭價格穩中有降。今年前5個月,全國規模以上企業利潤總額同比下降9.4%,煤炭經濟周期性增長動力明顯減弱。今后一個時期,隨著煤礦新增產能繼續釋放、新能源發展水平的持續提升、水電出力季節性增加,煤炭供給將進一步向寬松方向轉變,煤炭經濟下行壓力加大。
  (三)煤炭去產能和“三供一業”分離移交仍面臨難點。一是關閉退出煤礦資產、債務處置進展依然緩慢,礦業權價款不能及時返還,一些股份制煤礦因股權多元、債務構成復雜,去產能難度較大。二是煤礦所在區域產業單一,社會吸納剩余勞動力能力較弱,前兩年關閉煤礦的職工安置大多是企業內部消化,今后再單純依靠企業自身力量內部安置難度越來越大。三是部分地區“三供一業”移交過程中,絕大部分接收單位只接收資產和業務,拒絕接收或只部分接收人員,礦區人員安置壓力和維穩壓力加大。

(四)煤炭稅費負擔重的問題比較突出。據國家能源集團、中煤能源集團等部分煤炭企業初步測算,煤炭增值稅稅率由16%下調到13%后,煤炭產品實際增值稅稅負降至10%左右,仍遠高于全國工業產品增值稅負平均水平。從資源稅稅負看,改革后,部分地區、部分企業資源稅稅費負擔加重,有的企業資源稅是改革前的2.16倍。
  (五)老礦區煤炭企業轉型發展面臨諸多困難。一是煤炭資源枯竭,產業結構單一,企業負擔沉重,區域經濟發展滯緩,生態環境惡化。二是基礎設施建設落后,礦區綜合服務能力和品質欠缺,對高素質人才吸引力降低,人才流失嚴重。三是老礦區產業多就煤炭開采地布局,空間分布零散,礦區發展受礦權等因素影響布局混雜,礦城發展失衡。四是轉型發展思路不清晰,地方政策扶持力度不夠,煤礦工人年齡偏大、知識結構單一,后續發展面臨設備、技術、資金等制約。

四、相關建議
  (一)繼續深化煤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。一是加快淘汰落后產能。加快退出資源枯竭、災害嚴重以及與生態環境敏感區重疊的煤礦和“僵尸企業”。二是堅持依法辦礦。繼續加大煤礦安全生產、環境保護精準執法監察力度,一方面嚴格禁止煤礦超能力、超強度組織生產的行為,嚴肅處理違法違規行為;另方面防止過度監管,避免大面積煤礦停產、導致短時區域供求失衡問題的出現。三是不斷完善煤炭市場化、法治化的制度體系。在煤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,已經建立了一系列穩定市場、穩定預期的基礎性制度,包括,產能減量置換、調峰與應急產能儲備、中長期合同與“基礎價+浮動價”的定價機制、最低最高庫存、平抑價格異常波動和企業信用評價,這些制度對穩定市場發揮了重要作用,應該繼續堅持和不斷完善。四是支持煤炭企業轉型升級。鼓勵和支持煤炭企業通過資產重組、聯營等形式,加快發展煤電一體化、建設大型坑口電廠和煤矸石電廠,支持煤炭分級分質利用,支持發展風電、光伏發電、煤層氣產業、現代農業和生產性服務業,有序發展現代煤化工產業,推動上下游產業融合發展。
  (二)支持煤炭安全高效智能化開采與清潔高效集約化利用。建立國家煤炭清潔高效開發利用部際協調機制,在產業政策、規劃布局、技術研發、市場準入、投資管理、節能環保等多方面,協調解決重大問題,推動相關工作落到實處;將煤炭清潔高效開發利用關鍵技術攻關項目列入國家科技支撐計劃、能源重點創新領城和重點創新方向,重點突破煤炭清潔高效開發利用關鍵核心技術;研究制定相關財稅優惠政策,推廣應用煤炭清潔高效開發利用的新技術、新工藝和新產品,有效控制污染物的排放,提高牒炭開發利用效率。
  (三)鼓勵和支持煤礦抓緊處理歷史遺留問題。細化政策措施,重點解決煤炭去產能中的資產和債務處置問題,擴大中央獎補資金的補助范圍。扎實做好煤炭企業“三供一業”移交。鼓勵和支持企業處理歷史欠賬和潛在虧損,防范企業經營風險。
  (四)完善煤炭稅費政策。一是擴大煤炭增值稅抵扣范圍,針對煤炭開采的特殊性和煤炭增值稅過重的實際,允許礦業權價款、水資源補償費、礦山環境治理保證金、村莊搬遷費、青苗補償費、土地塌陷補償費等,抵扣進項稅。二是按照總體上不增加企業稅費負擔原則,將煤炭資源稅稅率幅度修改為1%-10%,對因安全生產需要從煤礦井下抽排出的礦井水減免水資源稅,對保水開采、無煤柱開采等綠色開采方式采出的礦產資源,減征資源稅。
  (五)支持老礦區轉型發展。認真落實國務院關于支持資源城市轉型發展的政策措施,支持和鼓勵老礦區煤炭企業跨行業、跨區域、跨所有制兼并重組,推動煤炭上下游產業一體化發展,培育發展新興產業和新能源產業,促進老礦區可持續發展。發揮政府宏觀調控的作用,出臺產業扶持政策,設立老礦區煤礦企業轉型發展基金,構建煤礦企業反哺機制,在資源供給、企業兼并重組、股權轉讓、貸款、市場交易、上市融資、發行債券等方面給予重點扶持,營造優良的營商環境。


本信配资